免费注册 | 登录 | 2018年11月17日

惊人内幕!地下代孕黑链调查:豪华别墅成“孕妇宿舍” 85万一条龙

 2018-08-06 11:13:17 责任编辑: 来源:前瞻网 作者:Winnie Lee

地下代孕黑链调查

代孕在我国是违法行为,我国相关法规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和胚胎,严格禁止各种代孕行为。然而,由于需求始终存在,而且报酬往往较高,在钱财的诱惑下还是有人选择铤而走险,心存侥幸。

一线独家调查采访了一名14岁的少女小娟。小娟今年14岁,辍学后她在网友的推荐下,从老家惠州来到了广州打工。但两个月后,当小娟回到家里时,家人却发现她脸色发黄,还有腹胀的现象。

小娟的姨妈钟小姐(化名):晚上八点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问她怎么了,她只说很累,想睡觉。

家人一度怀疑小娟患了肝癌,但到医院一查才发现,小娟原来是进行了取卵手术。据随后的病历显示,小娟取卵术后6天,渐进性腹胀4天,双侧胸腔积液,并提示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声像。

原来,小娟在来到广州后,在一名网友的唆使下,进行了取卵手术,而一开始的检查,是在广州一家民营医院进行的。

小娟(化名):广州现代医院。

(你去那家医院做什么?)

小娟:抽血之类的,还有什么(其他)项目。

(医生有没有提醒你不能做这个取卵手术呢?)

小娟:没有,因为我觉得那家医院(有)很多(人)都是(来)做这些。

取卵手术在出租屋进行

小娟说,当初像她这样前来检查的还有好几个人,她们都是由中介带来的。而在检查过后,最终的取卵手术并没有安排在正规医院,而是在白云区京溪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进行的。

小娟:当时我好怕好痛。

(当时持续了多长时间?)

小娟:我觉得好长,半个多小时。

尽管过程中小娟想过逃脱,但中介却威胁说,要走就得赔偿所有检查费用。“她说(我要)走的话,就扣钱,赔钱这样子;(她说)那么多女孩子取了都没事,我以为我也会没事。”

出租屋现场存放催卵药品

随后,一线记者以匿名方式向广州白云区公安机关进行举报。很快民警和卫计局工作人员,赶到了白云区云景花园的一间出租屋。

现场只有一名女孩,民警来后她用微信告知了自己的上司,对方还教她把药物扔进厕所冲走。随后,卫计委工作人员也在出租屋里找到了一些催卵药物。而据受害者小娟(化名)说,这里最多的时候有过17人。

卖卵广告随处可见

这个地下代孕的产业到底水有多深?一线记者暗访调查到,在网上输入“捐卵”“卖卵”等关键词,便会出现五花八门的买卖卵子广告,尽管上面大多打着“爱心捐卵”的幌子,还隐晦地将提供卵子的人称作“志愿者”,但这些网站连最基本的备案号都没有,正规性可想而知。

除了在线上,这些卖卵代孕的广告在线下也随处可见。像在广州某女子医院的女厕内,就贴有“捐卵”广告;而在广州大学城某商业街的女厕,也同样成为“捐卵”代孕广告的重灾区,而这些广告无不打出收入过万,轻松赚钱的口号,来吸引女孩。

通过其中一个广告上的微信号,一线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上了一名对接人。

卖卵对接人:如果你要的是男孩的话,绝对百分百抱在你手上的是男孩,而不会是女孩。

这名对接人声称,他们是一家有着13年卖卵代孕经验的专业公司,为他们公司供卵的,通常都是一些20岁出头的女大学生,而卵子的价格则根据女生的长相、学历而定。

受害者往往对手术后果毫不知情

为了赢得一线记者的信任,对方在微信上还一口气推荐了五六个女大学生,甚至还发来了女生自我介绍的视频。

两天后,在广州天河区富力盈泰广场这栋写字楼六楼,记者见到了对接人推荐的三名女生,在业内这个环节称为“面试”。见面后,三人显得都很大方,神情自若,一点都没有把“卖卵”当回事。

第一位是自称来自中山大学大三的学生。卖卵对接人要求这名女孩展示一下高挑的身材。对接人称,这位女孩是“天生丽质”,绝对没有做过整容手术。

第二位“面试”者自称是来自广州大学的大四学生。女孩同样被要求展示身材。

第三位女孩,自称来自广州某大学服装设计学院,身高一米七三,今年23岁,即将毕业。她说自己来“捐卵”是由于父亲病倒后欠下了巨额债务。

交谈间一线记者发现,这三名女生前来卖卵的理由都不一样,但无非都是等钱用。而对于卖卵会带来的伤害和风险,她们都是一脸茫然。在“面试”过程中,对接人还信誓旦旦地说,取卵对年轻女生来说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不会有副作用。

为了核实她们的身份,一线记者选择了其中一名女生的资料进行验证。第二天,经广州某大学学生处的老师证实,这位女孩的确是该校的在校学生。

非专业取卵手术或可危及生命

据专业的生殖医学医生介绍,通常在取卵时,医生必须要用一种手术用的空心针,刺破卵巢内成熟的卵泡,才能取到卵子,而非专业机构人员进行这一操作的风险非常大。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生殖医学中心医生孙玲:特别是卵取得比较多的时候,有时候卵巢一边一个(针孔)还不够,可能需要一边卵巢穿刺两个(孔),甚至更多,卵巢的穿刺孔是会有些出血的,只是多少而已,(出血)可能会导致局部组织的粘连,可能导致女性本身不孕。

此外,在正规医院,医生在取卵之前还要进行促排卵,而促排目标是卵子刚好能满足患者的需求即可,但是非法机构往往以盈利为目的,则希望促排越多越好。而这可能导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严重的还会危及生命。

为了进一步深入调查,一线记者假装提出,看上了“面试”中第三名女孩,希望由她来供卵,这时中介马上亮出了价格。

卖卵对接人:这个女孩8.8万,这个学历都是这个价钱,这是我们的行情,不过我们也可以跟中介商量一下。

“一条龙服务”称85万包成功

在对方随后提供的一份“服务协议”上,写有“启辰代孕”等字样,协议显示,买卵或者代孕的费用都可以分期支付。如果客户不能自主怀孕,公司还可以提供代孕一条龙服务。“包性别包成功就要30(万),帮你找代孕妈妈的话,包成功,包性别是85万。”

对接人还声称,他们公司与广州乃至全国的大医院都有合作关系,手术一律是由专业医院的医生操刀,绝对安全可靠。

卖卵对接人:北医三跟中山六的,最主要的是中山六院的在我们这边,都是专家教授博士来的,按照成功率拿提成给他的,我们给他一个手术的提成,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

尽管这一说法无法证实,但对方还是向记者展示了实验室的照片,并表示除非先缴两万元的“诚意金”,要不然不能去现场参观。在照片中,只见室内有多个疑似冷藏箱的设备,上面还有数字标号,有的箱内还放有试管。

代孕宿舍为豪华别墅,专人伺候饮食

对方表示,除了取卵技术有保证,他们的代孕服务更是绝对的“高配”。不但住的是豪华别墅,而且孕妈在怀孕的每个阶段的住所地也不一样。

记者VS卖卵对接人:(代)孕妈妈住的地方在哪里呢?新塘也有增城也有,然后就是这里附近,我们租的都是整栋的别墅,整栋租下来,(前期中期后期住址不一样?)后期肚子大一点的时候,就在偏僻一点的地方,如果那么多大肚子妈妈在那里出出入入,如果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在记者一再要求下,对接人通过微信视频通话的方式,连线上了一名别墅的保姆,进行视频介绍。

根据对接人提供的仅有的几张代孕别墅的照片,一线记者以租房者的身份,通过广州多家房产中介进行辨认搜寻,最终找到了一个疑似代孕点。

记者探访疑似代孕别墅,存在已有几年

在增城凤凰城碧桂园的凤曦西苑西区,这栋位于路口右边的“双拼别墅”,庭院内长满杂草,而一旁别墅的二楼阳台上,却晒着多件孕妇衣服。

从这些衣服大小尺寸不一来看,房间内应该住着不止一名孕妇。有附近的住户表示,这栋“双拼别墅”内的确住着很多孕妇,而且这种情况已存在几年了。

附近住户:这里面很多孕妇的,听说是代孕的,(这里面住了大概多少人呢),不知道喔,反正就是好多,生完一批走了一批,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

随后记者以寻找家政人员为由,敲开了这栋别墅的大门。开门的是一名身穿桃红色连衣裙的年轻孕妇,她的肚子已明显隆起。但对陌生人的到访,屋内人员显得异常警惕。

几经辗转,一线记者最后还是敲门进入了屋内,而刚才开门的孕妇已经上了二楼。只见屋内宽敞明亮,饭厅一角放置着多桶桶装水,吧台上还有几瓶奶粉罐。此时客厅有一名40来岁的女子在看电视,另一名穿白色衣服的女子则藏在墙柱后面。

当记者进一步提出想去厨房和做饭阿姨详谈时,屋内女子则表示这里有孕妇不方便进入。在此前的了解中,代孕公司的负责人还称,一般这种别墅都是他们租回来的,而拿来做代孕宿舍的事,他们也不会过多声张,甚至很多时候,连房东都被蒙在鼓里。

代孕公司:非常手段确保婴儿“订制”成功

代孕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她们的生意向来火爆,除了增城和新塘外、在花都甚至河源都有代孕点。

通常,这些年轻的代孕妈妈肚里怀的,都是按照客户需要,进行过性别筛选的胎儿,但万一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就将“特殊处理”。

违法代孕公司堂而皇之做广告叫卖,一定程度上暴露了有关部门监管不力的现实。目前卫生部门只能对正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进行管理,而这些网站和黑中介,则需要工商、公安及工信等部门的合作执法。不过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尽管很多家庭都知道,在我国可以做试管婴儿,而代孕是违法的。但往往从实际情况来看,又似乎只有“地下代孕”这一条路可走,那这个矛盾,又有什么办法破解呢?

客户花尽积蓄 五次“试管婴儿”皆失败

陈小姐和曾先生是东莞的外来务工者,2014年,刚结婚不久的陈小姐被检查出输卵管堵塞,由于无法怀孕,因此医生建议他们做试管婴儿培养。然而从2014年到2017年,在陈小姐体内先后进行了5次试管婴儿培养,但都以失败告终。

陈小姐:他(医生)只是说这是看个人体内的情况的,就像一块土地,有的土地肥沃,你撒什么种子上去它都能成(长)。

丈夫曾先生说,夫妻俩为了要一个孩子,至今已花光了多年来打工的所有积蓄。

陈小姐丈夫曾先生:应该用了有三四十万,最少的(统计)了。现在钱用完了,我们孩子又没得到,你说两公婆离婚吧,又不可能,我很喜欢我老婆。

陈小姐:把我们的胚胎植入到代孕孕母身上去,遗憾肯定是有的,但是自己身体这样子也没办法,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拥有一个小孩。

正规医院合法卵源稀缺,需求方转向黑市

尽管夫妻俩曾有过这样铤而走险的念头,但最终还是没有跨越法律的红线。而他们的经历,也是许多无法正常怀上孩子的家庭的缩影。

据了解,目前在我国,正规的供卵途径只能来源于不孕不育、要做试管婴儿的女性,而经其本人同意后,可将她多余的卵子捐赠出去。

广东法治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她(供体)如果提取了20颗卵子,其中还剩下5个,这5颗她没有使用,那就可以赠予其他人使用,但是这个赠予行为是不能有任何的商业目的。

有医生表示,“捐赠”是目前在我国卵子合法流转的唯一方式,并且捐赠方只能获得受捐赠方象征性的“营养费”。

企查猫

不过,很多捐卵者本人,往往是在做试管婴儿培养,这也就意味着,她们自己也很可能是卵子的二次需求者,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很少有人会主动捐赠。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生殖医学中心医生孙玲:我(供体)在取卵的时候我哪知道,我这个(试管)胚胎有多少是好的呢?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说我同意供卵出去。

再加之近年来,二孩政策开放,不少大龄妇女生育的愿望有所增强,但由于年龄较大,怀孕能力下降,因此这些因素就间接促成了不少非法卖卵代孕机构的生意火爆。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键词: 地下代孕 黑产业链
已有0人评论 我有话说相关内容阅读

关注前瞻微信

意见反馈

暂无网友的评论

网友评论

0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前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前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征稿启事:
为了更好的发挥前瞻网资讯平台价值,促进诸位自身发展以及业务拓展,更好地为企业及个人提供服务,前瞻网诚征各类稿件,欢迎有实力机构、研究员、行业分析师、专家来稿。(查看征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