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用工是行业新风口,抑或只是短命的劳务派遣新马甲?

分享到:
20 魏浩征 • 2018-04-11 13:54:05  来源:复盘笔记簿 E1065G0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复盘笔记簿(ID:whz531david),前瞻网经授权转载

魏浩征,劳达laboroot创始人,CEO、上海人才服务行业协会副会长。

在劳达2018年4月13日(本周五)的年度盛典上,将会举行一场“灵活用工大有作为”VS.“灵活用工难有作为”的风暴争鸣。除了劳达的律师、咨询顾问们外,还有来自万宝盛华、科锐、斗米的高管,以及行业专家、HR高管们200余人共同参与。

论坛大PK之前,我先谈一些个人看法,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争鸣!

人力资源公司们都说:

灵活用工是下一个风口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劳务派遣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美国共有约2万家企业提供灵活用工服务,每周有超过320万名员工为灵活用工服务企业工作,还有更多零散的自由职业者未计入其中。

2015年美国灵活用工市场规模便已超过1264亿美元,是我国2016年市场份额的近4倍。

据CIETT(民间职介国际同盟)数据显示,全球人力资源市场收入构成中,灵活用工占比高达70%,市场规模近3万亿人民币。

2017年,日本“灵活用工”在人力资源行业中占比已到42%,美国紧随其后,占比32%。而中国的“灵活用工”的构成仅占到人力资源行业的9%,与日本和美国相比差距较大。

日本与中国的人口结构相似,催生了Dip Corp这家主打灵活用工的公司,从2013年到2016年,短短3年时间股票增长50倍,市值飙升至120亿人民币。

中国劳动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日本的10倍,但灵活用工市场还未诞生巨头。由此,灵活用工被中国的人力资源公司们视为下一个风口。

在去年的“CEO说——首届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CEO学习大会”上,我曾提及:“全球人力资源公司TOP4,以及中国人力资源公司的TOP3,在他们的业务收入及利润中,灵活用工的占比都超过50%”。确实,在劳务派遣人数受国家政策限制(不超过企业用工总量的10%)后,中国这两三年的“灵活用工(staffing)”业务大量取代劳务派遣,已经取得大面积“丰收”。

反方认为:灵活用工=劳务派遣=不缴或少缴社保=不合规,走不远

某位在中国HR届绝对顶尖级的大牛本已接受我的邀请,打算出席论坛并分享关于组织重启方面的话题,后听闻本届盛典议题除“组织重启”外,还有“灵活用工”,遂委婉拒绝。原因正是在于担心,代表其所任职企业参加这样一个讨论“灵活用工”的论坛,比较敏感,可能会有损雇主品牌。

确实,针对灵活用工,另一种观点也不在少数,即:灵活用工本质上就是劳务派遣,而在中国市场上已经被部分“妖魔化”的劳务派遣,则是不合规的代名词。

因此,灵活用工=少缴社保=不合规。

不合规的事情,又怎么能走得远呢?

对于“灵活用工”问题,广东省总工会原巡视员、党组成员孔祥鸿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就提出,一旦法律放开“灵活用工”,就会大量出现签订短期合同,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临时工的现象,包括国企也不例外。

针对原财政部楼继伟部长批评劳动合同法的观点,孔祥鸿认为有合理性,但前提是企业要高度自觉履行社会责任。“这已经被我们前几年的用工情况所证明了,我认为这种情况(放开‘灵活用工’)在中国还不行,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同工不同酬、上升‘天花板’、工伤事故多,这是使用劳务派遣工、签订短期劳动合同损害职工最严重的三个问题。”

劳达也有律师认为,不论是冠之以何种称谓包装的“灵活用工”,用工的总成本与总风险,与传统用工相比,是完全相同的,区别无非就是成本与风险从一家企业分散到两家或更多家企业来扛而已。

这种观点,我认为有点像循环论,用赫拉克利特的话来说,就是“火变金,金变水,水变土”而又“土变水、水变金、金变火”。

2

关键在于如何定义灵活用工

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概念界定的问题。

在市场上已经广泛使用,但是,在我国法律上没有下过定义,也没有明确解释过的“灵活用工”,究竟指的是什么?

在定义明晰之前,去调研分析灵活用工的发展速度、地区差异、岗位差异、学历差异,或者贸然下结论说“灵活用工大有作为”或“灵活用工难有作为”,都是严重不靠谱的!

有专家曾撰文把灵活用工分为兼职、实习、短期及项目型用工、劳务派遣、非全日制、人力资源外包、平台用工等类型。

这种划分,问题还是比较大的:

有法定概念(劳务派遣、非全日制),也有非法定概念(以兼职为例,可能是劳务关系,也可能是非全日制劳动关系,还可能是事实劳动关系);

有很细的概念(如非全日制),也有很粗、很笼统的概念(如平台用工中至少还包括四种完全不同的类型,人力资源外包到底是个啥、与劳务派遣的区别是什么);

甚至还有相互混杂的概念,如兼职与短期及项目型用工,又如平台用工与非全日制、实习……

分类标准就没统一,基于这种灵活用工的定义,又如何去讨论、分析其利弊及发展趋势?

5

还有知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发文称,灵活用工是指企业面临人员编制紧张、旺季人才短缺、项目用工短缺、三期员工短期替补等难题时,由专业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派驻员工的一种特殊用工形式,该服务机构承担全方位的法定雇主责任,包括招聘、薪酬发放、培训等,承担所有用人风险。在用工人数、周期、人才筛选方面都非常灵活。

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劳务派遣暂行规定 》第二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以承揽、外包等名义,按劳务派遣用工形式使用劳动者的,按照本规定处理。

因此,这个定义下的灵活用工,在我看来,与劳务派遣的区别只是在于人力资源机构承担了比传统派遣更大的风险,本质上还就是劳务派遣,或者可以把它称之为“全风险外包型劳务派遣”,以区别于传统劳务派遣。

8

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在《关于我国灵活就业情况的统计分析》曾把灵活就业人员区分为以下三部分:1)自营劳动者: 包括自我雇佣者(自谋职业)和以个人身份从事职业活动的自由职业者等。2)家庭帮工:即那些帮助家庭成员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人员。3)其他灵活就业人员。主要是指非全时工、季节工、劳务承包工、劳务派遣工、家庭小时工等一般劳动者。

这种分类,主要是从劳动者就业的角度出发。按照这个定义,可以推定出,灵活用工是相对于正规用工(全日制劳动关系)而言的一种用工形式,即除全日制劳动关系以外的其它所有用工形式都是灵活用工。

这概念未免也太大了。过大的定义,对于有关部门制定后续政策(包括灵活用工的规范性文件、灵活就业养老保险/医保等),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1

在上海外服集团《2017灵活用工业务现状与趋势报告》中,提出基于对“灵活”一词的不同理解,灵活用工包含以非全日制用工为代表的时间上的灵活、以劳务派遣为代表的雇佣形式上的灵活,以及以业务外包为代表的服务形态上的灵活。

外服这份报告对“灵活用工”的界定相对就严谨很多了。简单归纳,灵活用工指劳务派遣、业务外包及非全日制。

遗憾的是,我认为这份报告的前瞻性、适时性不够。报告中提到的三种“灵活用工”,还都是比较传统的模式,至少在中国市场上存在三十年以上了。

而近几年随着互联网、高科技与斜杠青年们的快速发展,新业态下形成的各种“平台型用工”,正作为新的灵活用工业态,迅猛发展。

在我为4月13日论坛所准备的演讲ppt《组织重启:HR去中心化与灵活用工》中有这样一页:

1

按照目前的业态,单以“平台型用工”而言,至少就包括居间中介型、分包转包型、派单接单型、经纪人型等四种模式。不同模式框架下,至少包含了三方、四方、五方甚至更多主体。

这当中所涉及法律关系认定、交易关系、支付关系、薪酬税收社保等问题,再结合跨地区用工、地方园区政策等,相当复杂。

“灵活用工”成为用工主流的趋势判断

我认为,“灵活用工”成为用工主流,将是大势所趋。理由如下:

1.雇主对于降低成本、增强企业活力与创新力的需求与日俱增。

于成本角度而言,传统的基于雇佣形成的标准劳动关系,面临社会保险、工时、假期、解雇保护等各种政策成本的压力,以及如何激励、如何留人的管理成本压力。

于企业创新能力而言,过于庞大的企业组织、过于僵化的管理要求、过于复杂的管理流程、过于固化的职能角色与岗位层级、过于僵化的雇佣关系,无疑是一种伤害。

基于平台、基于外包、基于各种合作的“灵活用工”,正好顺应了VUCA时代的发展趋势。

2.雇员对于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方式、工作自主性的需求在增加。

与工业化时代相比,技术、移动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带来了更多机会与挑战,市场已经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新生代的雇员大多是拥有了相对自主能力的知识工作者,他们学习能力很强,获取信息、资源的成本很低,他们不再为养家糊口而工作,他们对组织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小,他们更加有资本选择自己的工作与生活。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 2017》显示,2016年,我国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长1亿人左右,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这个数字,相当于6%的劳动力人口。

2016年,新经济带动其他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8.1%,而新就业占总就业比重为6.4%。灵活用工大大增强了劳动者就业的灵活性,不少出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更加青睐有互联网背景的就业岗位,比如自由撰稿人、网络主播、私人教练、翻译等等。

在共享经济大潮下,从“单位人”到“平台人”的转变,是灵活用工市场不可扭转的趋势。

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也明确提出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特点的用工和社保等制度。

在我4月13日演讲ppt《组织重启:HR去中心化与灵活用工》中有这样一页:

3

工业时代形成的雇佣关系,在新时代发生了倒退,今天,各种合作关系在组织之间以及组织内部越来越普遍。雇员与企业的关系越来越平等,人力资本在崛起。

因此,“灵活用工”可以一片红火,成为风口;但是,不厘清灵活用工各方的关系与责任,未来恐又是一地鸡毛!

本文来源复盘笔记簿,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15062 或 hezuo@qianzhan.com

p18q0

分享: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

中国产业咨询领导者,专业提供产业规划、产业申报、产业升级转型、产业园区规划、可行性报告等领域解决方案,扫一扫关注。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魏浩征
劳达laboroot创始人
2610
关注
5
文章
1

研究员周关注榜

企查猫(企业查询宝)App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
A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网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意见反馈

×
J